Serverless 每周小报-20190415

博客精选

以 CNCF 的方式实现云原生意味着什么?

人们在讨论数字化转型现代应用程序开发时,其中经常出现的术语之一是云原生(Cloud-Native)。但是,云原生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本文将带领读者深入了解云原生的方法,以及用 CNCF 方式实现云原生的方法。

Quarkus Java Framework: Q&A with John Clingan and Mark Little

Red Hat 最近发布了 Quarkus, 一个为 GraalVM 和 OpenJDK HotSpot 定制的 Kubernetes 原生的 Java 框架 文章是对 Red Hat 高级首席产品经理 John Clingan 和工程副总裁 Mark Little 的采访。

Serverless Architecture Market Analysis to Reach 18.04 Billion, Globally By 2024

无服务器架构市场将实现快速增长,到2024年全球将达到180.4亿。

Overview of serverless compute products on Google Cloud Platform

文章对App Engine、Cloud Functions、Cloud Run三款Serverless产品在Google Cloud Platform的差异性进行了比较。

开发者可能低估了容器部署的复杂性

很多中小型公司往往低估了大型企业对容器反应平淡背后的复杂性,应用在 VMware 的容器中运行,就是云原生的吗?

业界要闻

谷歌 Cloud Code:让开发者轻松构建 Kubernetes 应用。在Google Cloud NEXT 2019的大会现场,谷歌正式发布了 Cloud Code,这是一组 IntelliJ 和 VS Code 编辑器上的新插件,可利用已有工具为软件开发生命周期的每个阶段实现自动化,目的是让开发者在 IDE 环境下也可以开发云原生 Kubernetes 应用程序,而不需要改变编码习惯和环境,几乎适用于所有主流编程语言,包括 .NET Core。

CRI-O 进入 CNCF 孵化阶段,或将挑战 Docker 在容器界的地位:CRI-O(Container Runtime Interface Orchestrator) 是一个轻量级的,专门对 Kubernetes 进行优化的容器运行时环境。CRI 最初是作为 API 来定义对容器运行时的调用,这允许用户开发 Kubernetes 友好的轻量级容器运行时程序。CRI-O 是第一个与 Kubernetes CRI 兼容的容器运行时,由 Google、Red Hat、英特尔、SUSE 和 IBM 联合开发。

Announcing Cloud Run, the newest member of our serverless compute stack:Google Cloud 宣布推出名为 Cloud Run 的新 Serverless 计算产品的测试版,它允许您运行无状态HTTP驱动的容器,而无需担心基础架构。 Cloud Run 是一种完全无服务器的产品:它负责所有基础架构管理,包括配置、伸缩、扩展和管理服务器。它会在几秒钟内自动向上或向下扩展,甚至可以根据流量降至零,确保您只需为实际使用的资源付费。

Rockset 是一个 Serverless 为原生数据提供高效 SQL 的搜索和分析引擎,使得开发者和数据科学家可以不用任何数据流水线或数据准备,以构建应用或验证假设。

Serverless 框架1.40版本发布:改进了 invoke local 支持,现在可以在本地模拟任何 Runtime 的调用。

Mozilla 发布 WASI 计划:可在所有设备上运行 WebAssembly。Docker 联合创始人 Solomon Hikes 对此评论道:

如果 2008 年就有 WASM+WASI,那么,我们就不需要创造 Docker 了。这就它的重要性所在。服务器上的 WebAssembly 是计算的未来。一个标准化的系统接口就是其缺失的环节。希望 WASI 能胜任这项任务!